那是新疆

和田产玉,着名的和田玉就是产自这里,而着名的玉门关就是当年为了把和田玉运往内地所建立关卡。几百年的岁月如浮光掠影消失于历史的长河之中,玉门关早已不在了,但是昆仑山还在,和田玉还在,玉龙喀什河还在静静的流淌着,河边捡玉的维族姑娘们还在翩翩起舞着。

奥门金沙,“早穿棉袄午穿纱,围着火炉吃西瓜。”这句在很小的时候在地理课本上听到过向往过的场景,如今我也来到这里了,穿过十多年的光阴我站在了曾经梦想过的地方,真是件很神奇的事儿。尤其是在南疆,靠近沙漠的地方,由于沙石的比热容很小,所以温度变化较大。一天之中会换好几次衣服,同样也能在大街上看到短袖和毛衣共存的情景,这就是新疆,一个不来会后悔,来了不想走的地方。

和田的这个地方很神奇,人们都说不到喀什和和田就不算到过新疆,我很庆幸,一来就直接来到了新疆。

一生之中,怎能不来次新疆!

2014年7月23日,我乘坐西安到乌鲁木齐的火车踏上了一条西行的路。正如曾经的玄奘从大唐长安出发,前往西方取经,在历经苦难之后他毅然说出“宁可西行一步死,绝不向东半步生”的豪言壮举,这句话鼓舞着我,也鼓舞着和我一起去往新疆的志愿者们。

经过四十多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了乌鲁木齐,这是我第一次到新疆,新疆真大。

在乌鲁木齐培训了几天我被分到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十四师,和田地区,那个一提起和田人们就不愿意去的地方,我本着要到最艰苦的地方去的原则毅然选择了十四师。

我是一名西部志愿者,我的家乡是河北的一个海边小城,我和我的家乡整整横跨了一个中国的距离。每当我抬头望月的时候我也会想家;当妈妈生日的时候我也会跪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朝东方磕三个头;当电话中爸爸说你妈就是想你了,我笑着说我也是,挂掉电话以后泪流面。每当这时候我也曾想过要回家,可是有一种东西叫做使命叫做责任,它让我坚定的留下来。

后来被分到了皮山农场,那个建在塔克拉玛干沙漠里的农场,百分之九十多都是维族人的农场。我在那里呆了将近两个月,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让我真正了解了维吾尔族这个少数民族,他们热情,淳朴,善良。我为以前内心对他们少许的偏见而惭愧。正如我们来的时候,兵团团委副书记张硕说的那样,因为不了解,所以恐惧。当我真正的了解了这里的一切以后,并不是像外界传言的那样,我也不再是谈疆色变。我把我的亲身感受告诉我的亲人,告诉我的朋友,告诉他们我们太不了解新疆,我们太不了解维吾尔族,我们一直在误会着他们。这里的一切都让人感动,数百年来,人进沙退的传奇神话正是在这里上演着,劳动人民用他们付出的汗水谱写着一曲又一曲的赞歌。风沙吹不尽往事,历史留下的都成了故事。塔克拉玛干一直在那里,可是这里的人们却轮回了一代又一代。这里的人们敬畏着自然,但不盲目的害怕自然,劳动人民用自己的智慧和自然和谐相处。

两辆大巴车翻过天山,穿过塔里木盆地,行驶在沙漠公路上,经过一个昼夜的奔波我们终于到达了塔克拉玛干沙漠的边缘,和田地区。一下车看到天灰蒙蒙的,我还以为是天还没有亮的缘故,后来才知道,原来那是刮的沙尘,我的心顿时凉了一半。

很多人都说我们志愿者的故事感动了他们,可是他们每一个人的故事又令我们感动。这里远离都市的繁华,也没有灯红酒绿,但是这里的每一个故事都足以令人终生难忘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足以称为英雄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相关文章

网站地图xml地图